85

_(:з」∠)_

洗头

Mr.RicKy:

    女学生走进一家理发店,前台示意她去洗头房躺着。 

    她在男店员的指示下躺上了那张皮床,男人的手环过她的肩,要替她垫上毛巾。女学生的头发垂落在盥洗盆里,男人用花洒打湿她的长发,轻缓地测试水温。她感到很紧张,仿佛浑身的筋肉都无法听从控制,男店员试了很久,水声透过细软的头发打在陶瓷壁上,过了一会儿,突如其来的温热流过头皮,她心里想着:要开始了。
   
    一股特殊又熟悉的香气,是洗发液的味道,男...

我。。。。发了什么黑历史上去。幸好没人关注我

さよならは明日のため

须弥狐途卡:


いったはずだった
君は自分の夢を探してにいきます
彼らは私たちの夢を持って
前向き


如果走了下坡路,我,不一定能不去怨你
可我还是好喜欢你,也好喜欢你们
过于复杂的心情
无法脱饭,又不能安静地继续饭下去


停更了很久,不是离开了
一直喜欢着他们
但现在,也不一定能再更新了


希望是
さよならは明日のため
请各自安好
和成为更好的个人和团队

椿蝉

“日升时我贪恋一树的枯色
也曾为椒兰荃芷的明丽谱曲
那时晴光初生  步伐飞健,以致我记不清哪一年是最重要的时序

“我曾经长眠甚久,醒来依旧日照高野,高不过琼枝登顶的一梢,尚未着花吐蕊

“生命最后一次作答,枝红繁盛,春晖只属于你
玉叶繁荣,沉着是谦逊的美

“指爪在下一刻无力攀扶,我已不怕徒增误会

花树的伤疤令我……”(下落的时候只够说七个字)

淮扬新番布,量衣照体裁。
郎前不敢问,但言芍药开。
                 ...

晴朗时还鲜艳着吧

不曾讨喜  不曾冷落于枯井

不愿提及那个名字

诗人的语言是最虚伪的  哪怕他温润如玉

无尽夏陪你到今天  新的生活你再来过


没人领会到青石冰冷如日月

还期是此世

放弃最后的希望如同割舍稚气

今晚是必经之路

无尽夏不属于我

属于无知  几曾予我  岁不予我

不予满意的答复


黄泉是什么我经验丰富

不必有诗人牵强附会

这尽头你不愿再对

对我我在大步走远


绣球花在日本被叫做紫阳花,引据论点的话大概出自白居易的一首诗

白居易在日本的地位确...

人们

世界不束缚你清澈的眼睛

劈砍你一足一踵  辅以缄言


从出生就决定的

多少艰难险阻

被迫接受生老病死

从出生就教导的

从容是世范  哀恸不被容许

年轻时你燃烧生命

后来生命烧尽了你


太多人疑惑此生

你找不到听众

这并非最可怕的  


当知道大部分人仍无力去疑惑


你不愿承担任何关爱

你不愿承担任何回报

缘结苦果  最苦的是生命

胜利与你无关  哪怕重复先辈的足迹

珍贵的土壤在这里才显得多余

足够你迎风洒泪


飞鸟飞鸟你见过万里山河

是否惊叹过时...

也许我是个废物吧。

遥不可及,自欺欺人,夜郎自大。

我到底在干些什么。

我与你们相差甚远,只配和最低等的生物争吵下一顿饭的着落

并非毫无依据的脑洞

原本尊贵显耀的天界人(lorderman)只因为造物主念想一动,还未出世就沦为饱受厌恶的终界人(enderman),他们"讨厌被人注视"的高傲性格,也被曲解为内心的邪恶,面目的狰狞被无限扩大,成为人们讨伐的对象。
所以说,造物主的无情是多么必要,也许只是小小的情绪波动,就能带领一个种族奔赴黑暗,远离水和圣灵。

勿念海的看门人,还真是孩子心性呢……
那些令人牵挂的事情,是她的失职,也是我的。

度过的愚蠢时光,也许会和古希腊古罗马一样也说不定。虽然粗糙无比,虽然血腥恶俗,终究还是拜您所赐,万分感谢。

唉,邦国可恶的小混蛋们,连七海这种穷乡僻壤都不放过,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数...

你们看我是不是长大了。我再也不发那些傻乎乎的东西了。无需躲躲藏藏,每句话都都可以咄咄逼人。

我曾看到英雄如城市般沦丧

命运刺入了他的胸口

我看到少年无师自通地赴死

他们和伟人一样的双眼

我质问诸神自然的真谛

画壁中他们默然不语

我在废木残垣切断手指

想找到你留下的丝毫意义

希瑞娜迦斯  你如森林那样锐不可当 

如森林不可回溯

你的身躯厚重深远

你是生命

你如一团废纸

著论有时  撕毁有时

烈焰有时止  大雪有时

投掷有时  捡取有时

背弃或时止  营救有时

宿怨有时  爱情有时

勇武有时尽  念...

© 85 | Powered by LOFTER